您所在的位置:中国水工业网 > 一周热点排行 >
新中国成立后最大规模水源地整治持续推进 北京45个年度问题完成“销号”
中国水工业网|时间:2018-12-21 14:41     编辑:张洋

  依水而居,以水定城,饮用水水源地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城市的命脉。


  目前,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力度最大的一次饮用水水源地整治行动正在推进。按照计划,今年年底前,长江经济带县级和其他地区地级及以上地表水型水源地,清理整治要全部完成。


  为督促各地整治,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给省区市行政一把手写了29封信。收到来函的一把手均第一时间作出批示。


  作为首都,北京饮用水源保护事关首都饮水安全和大局稳定,一直是北京市水污染防治的重中之重。


  “北京一直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密云水库等重要饮用水源。”对于饮用水源地的重要性,北京曾如此形容。


  截至今年12月5日,北京水源地45个年度问题已全部整改完毕。下一步,北京密云水库、怀柔水库等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将面临调整。

 

1545362231356913.png

2017年11月19日,密云水库蓄水量达20亿立方米。

 

  北京水源地45个年度问题整改完毕


  怀柔区怀柔镇红军庄村北边百米左右,坐落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建筑。这里是被称为怀柔最具古典特色的度假胜地——清寓庄园,如今已不复往昔热闹。


  清寓庄园位于怀柔水库上游,与水库直线距离不到3公里。因地处怀柔水库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于今年6月11日正式关停。上世纪80年代,这里曾是一个砖瓦厂。2005年-2007年,改造成庄园,占地30余亩,提供团建、拓展、餐饮、住宿等服务。


  在北京水源地2018年的45个年度问题中,清寓庄园因涉及餐饮、生活污水等排放,榜上有名。在北京市整治进展情况表中,清寓庄园标注为完成整治,“已关停,关闭注销各类许可证,拆除经营宣传标牌,禁止开展经营活动并加强监督管理”。


  同样在怀柔水库一级保护区内,占地约3亩的袁秋生沙场被生态环境部水源地专项督查点名,随后列入怀柔区整改问题清单。目前沙场的砂石料已清除,停止经营活动,场地也已平整覆土。


  截至12月5日,包括清寓庄园、袁秋生沙场在内的北京水源地45个年度问题,已全部整改完毕。为完成上述任务,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建立“每周调度、逐一销号”的机制,到后期,每周和每天都编制工作简报,向副市长杨斌、市有关委办局、相关区政府通报工作进度和需跟进解决的问题。


  “我们每天都在现场调度,有什么问题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给各个委办局打电话。如果还有困难,就副市长亲自协调。”北京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英健说。


  张英健介绍,北京水源地整治,最难解决的是交通穿越问题。此次北京45个年度问题中,有一类就是桥梁跨越水源地问题,涉及50多座桥梁改造。桥梁上如果出现危险化学品车辆倾翻、雨污水流入水体等情况,就可能影响水源地安全。


  由于有的桥梁年代久远、位置空间狭小,整治施工难度很大,张英健说,一个桥一个方案,都是一个一个去现场研究制定的。


  12月18日上午,记者在京密引水渠北石槽桥看到,桥面径流收集系统已完工,铺设了220米泄水管线,桥面中间高,两边低,雨水、污水可通过桥面两侧的导流槽分流,最终通过管线汇集至一个30立方米的临时应急池。

 

image.png

怀柔水库一级保护区内袁秋生沙场,砂石料已全部清除,并覆土进行绿化。

 

  北京人均水资源量提升至150立方米


  北京的“水缸子”,分布在8个区。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官方统计显示,北京市现划定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321个,其中市级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10个,区级及以下311个。全市321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面积约1300余平方公里,约占市域面积的8%。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市共有11个地表水型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其中市级5个,分别是密云水库、怀柔水库、京密引水渠、官厅水库、永定河山峡段;区级2个,分别是沙厂水库、拒马河;镇级4个,分别是白河堡水库、斋堂水库、响潭水库、碓臼峪水库。这些水源地分布在密云、怀柔、顺义、昌平、海淀、延庆、门头沟、房山8个区。


  目前,南水占北京城区日供水量近七成,全市人均水资源量由原来的100立方米提升至150立方米,供水范围基本覆盖城六区及大兴、门头沟、通州等地区。除了南水,北京市民喝的水主要来自密云水库和部分地下水。


  5个市级地表饮用水水源地中,密云水库是唯一供水水源。怀柔水库、京密引水渠分别为密云水库的调节水库和输水渠道。官厅水库未设取水口,通过永定河山峡段向北京供水,自1997年起,因水质恶化,官厅水库和永定河山峡段退出首都饮用水源体系,至今未恢复供水。


  不过,为保护官厅水库,北京一直未取消官厅水库和永定河山峡段水源保护区,并致力治理。目前官厅水库水质类别为Ⅳ类,永定河山峡段水质类别为Ⅱ-Ⅲ类。


  作为5个市级地表饮用水水源地中唯一供水水源,多年来,密云水库即使在最低蓄水量只有8亿立方米左右的情况下,水质仍稳定保持在Ⅱ类。即经常规净化处理(如絮凝、沉淀、过滤、消毒等)后,密云水库的水即可供居民生活饮用。目前,密云水库实际蓄水量在20亿立方米以上。


  实际上,在生态环境部水源地督查之前,北京已对水源地问题进行自查。去年底,北京开始细致摸排水源地问题,共发现问题22个,其中涉及农业面源污染12个,生活面源9个,保护区未划定1个。


  北京对3大类22个问题进行了详细梳理。农业面源污染方面,密云水库、怀柔水库、京密引水渠、官厅水库、白河堡水库等保护区范围内有农业种植约6.9万亩。目前,已实施了测土配方施肥,控制了农药、化肥的使用量。


  生活面源类问题也不少。密云水库一级保护区内有3.12万人,怀柔水库一级保护区内有0.61万人,永定河山峡段一级保护区内有1.2万人,京密引水渠一级保护区内有0.25万人,存在生活面源污染问题。但居住人口在保护区划定之前已存在,且已经以村庄整体为单位对生活污水和垃圾进行集中收集处理,控制了污染排放。

 

  除了两大类污染源,还有一类问题属于尚未划分保护区。官方资料显示,目前,位于房山区的拒马河区级水源地,因取水口与拒马河水生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管理要求存在冲突,虽已经多次协调,但尚未正式划定。


  专家认为,一直以来北京对水源地的保护都比较严格,加上农业种植面积小,生活污染源管控早,相比而言,北京在治污、资金筹集等方面压力,比其他地区小很多。

 

1545362327642701.png

此前,北京水源地保护区相关标示牌不完善,现已按照相关技术规范要求进行安装。

 

  要让老百姓的“水缸子”干干净净


  作为今年生态环境部重点攻坚的“七大战役”之一,此次水源地督查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力度最大的饮用水水源地整治行动。这场向水源地发起的“战役”可以追溯至2016年。2016年-2017年,原环保部组织开展了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执法专项行动,对地级及以上饮用水水源地开展排查整治。截至2017年底,排查发现的490个问题全部完成整治,成效显着。


  2017年12月,原环保部部署全国各级环保部门先行对全国饮用水水源地开展排查,要求全面掌握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现状。


  今年3月起,生态环境部和水利部联合部署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保专项行动,要求今年底前,长江经济带县级、其他省份地市级水源地要完成排查整治任务。


  这场“战役”的目的,是要让老百姓的“水缸子”干干净净,保护饮水安全。“这么多年来,水源地的问题一直无人敢碰。”一位环保专家说,上世纪80年代,《水污染防治法》出台,但没有落实。


  “落实太难了,历史遗留问题太多。”一位水环境专家表示,过去法律和规范都不完备,有的地方一边发展一边划保护区,有的把整个县城都划进去了,以为国家有补助。实际看,保护区内有水的地方,往往是工业企业取水方便的地方,也导致了排污口直排水源地。


  今年开始实施的新版《水污染防治法》中,单辟一章对饮用水水源和其他特殊水体保护作出具体规定。


  其中规定,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禁止设置排污口。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


  “新的水污染防治法对水源地保护,史上最严,也为水源地保护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上述环保专家表示。


  生态环境部部长寄出29封“部长函”


  为督促各地水源地整治,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给29个省区市行政一把手去函。这种以部长个人名义写信,督促地方官员重视某项问题的整改,并不多见。


  今年9月,李干杰亲自致函给尚未完成水源地整治任务的省区市行政一把手,请其关注并督促地方采取有力措施,推动水源地环境问题有效整治。


  李干杰一共写了29封信。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致北京市市长陈吉宁的信函显示,这份部长函主要有两页,最后还附上了北京《未完成整改问题清单》。


  这封信的开头,提及了水源地保护攻坚战的重要性:“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打好水源地保护攻坚战,将其作为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七场标志性战役之一”。


  李干杰在信中提及了北京市的整治任务进度:“截至2018年8月底,列入今年饮用水水源地整治任务的45个环境问题中,已完成整改问题21个,占今年任务量的46.7%,其他24个问题尚未完成整改”。


  信函提到“从目前专项行动情况看,距离今年年底还剩下不到4个月时间,按期完成整治任务十分艰巨。余下的问题多是一些‘硬骨头’,涉及面广、整治难度大,迫切需要地方党委政府统筹协调解决。”


  李干杰在信中对陈吉宁说:“建议您继续给予高度关注,督促有关地区和部门切实采取有力措施,推动水源地环境问题有效整治,按期保质完成整治任务,确保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打好水源地保护攻坚战的决策部署落地见效。”


  知情人士透露,陈吉宁收到信函后,第一时间作出批示:“请杨斌、卢彦同志专题研究,确保完成年度任务”。


  随后,北京市副市长杨斌逐期研究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执法局《环境监察简报——水源地专刊》,紧盯整治工作进度,每月组织相关区政府和市有关部门现场调度推进。副市长卢彦赴密云水库、怀柔水库现场指导环境问题整治。


  新京报记者获悉,收到部长函的省区市负责人均第一时间作出批示。吉林省省长景俊海批示要求“省政府直接下督办单,限期必须解决,否则直接问责”。山西省省长楼阳生批示“什么原因推进慢?给几个省写了信?我们在全国的位次?”并要求相关负责人研究落实。


  为推动水源地环境整治工作,生态环境部还采取视频会方式定期通报情况、分析问题。截至目前,生态环境部开了4次视频会。


  参会人员越来越少。因为会议只请没完成任务的地方来参会。“按照计划,12月,我们还将召开一次视频会,希望下次参会的人越少越好,最好不用开。”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说。


  多地投入数亿资金保护水源地


  水源地督查风暴下,31个省(区、市)276个地市1586个水源地,共摸排出6251个环境违法问题。主要分为生活面源污染、农业面源污染、旅游餐饮、工业企业、交通穿越、非法排污口等几大类。


  为整治水源地环境,不少地方投入的资金数以亿计。四川省累计投入资金35.48亿元,取缔关闭工业企业66家、旅游餐饮165家,整治排污口及排洪沟等72个。


  还有一些地区,为最大限度地保护水源地安全,启动村庄搬迁。据报道,深圳市宝安区需要完成一级水源保护区493栋建筑物的清理处置,涉及麻布、径贝两个整村搬迁,清拆建筑31.13万平方米,搬迁人员共15348人。


  在水源地整治中,跨界水源地的整治往往更棘手。


  据报道,河南商丘黄河水源保护区范围涉及山东菏泽境内,2007年划定保护区时并未征求山东省意见,有关省、市政府及相关部门沟通协调不够,问题整改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说,目前水源地保护形势依然严峻,一些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划定不清、边界不明、违法问题多见,环境风险隐患突出。生态环境部生态执法局副局长夏祖义说,整改水源地,需要其他配套都跟上,不少地区整改涉及搬迁或者关停企业,需要很大的投入。


  生态环境部12月20日消息,截至12月19日,6251个问题中,仍有39个问题尚未完成整改。


  水源地督查将组织“回头看”


  水源地督查也将效仿中央环保督察,适时组织“回头看”。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在此前一次视频会上说,宁愿地方报告没有完成任务也不要弄虚作假,绝不可以动歪心思,心存侥幸。


  “回头看”一旦发现整改不实,或只是采取临时性措施没有长效机制,将严肃问责,并向媒体曝光。


  生态环境部生态执法局副局长夏祖义说,下一步计划,2019年底前,要全部完成其他地区县级地表水型水源地清理整治。这次整治行动把工作做扎实了、基础打牢了,未来水源地整治将更多纳入日常监管。


  新京报记者获悉,北京将启动水源保护区划定或调整工作,推动拒马河区级水源地保护区划分取得实质性进展,启动密云水库、怀柔水库、京密引水渠等水源保护区重新划定工作。


  例如密云水库,按照初步划分方案,结合密云水库155米高程线已经全部围网封闭管理的现状,将155米高程线范围内划为一级保护区,面积165平方公里。


  保护区范围划定或调整后,将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边界,设立明确的地理界标和明显的警示标志。严禁在二级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


  生态环境部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说,水源地是风险管控,只能尽力提高风险防控等级,“不可能一步到位,或者说,永远到不了位。”




来源:新京报

我的评论  中国水工业网网友留言只代表中国水工业网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水工业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热点专题推荐            更多